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主页 > 产品展示 > 阳光已白亮了窗外,鸟雀在树枝上嬉戏。

    阳光已白亮了窗外,鸟雀在树枝上嬉戏。

    时间:2017-04-03 10:38
     
    婉约一塘如荷的光阴 
     清晨醒来,阳光已白亮了窗外,鸟雀在树枝上嬉戏。
        阳光真好,是初夏丰盈细切的清美,有洁净清朗的白,暖却并不粘连。
     
        他说,出去走走吧。如若不然,这大好的天光岂不被轻视与辜负?“嗯”。
        再看他,已不再旧年清朗阳光的样子,却已被光阴历练打磨成沉实淡泊的男子。竟是好久不曾如此温暖注视,而这沉寂庸常的月月年年,是不是一种淡忘与忽视,且辜负了那清泉一般宁和清切甘之如饴的岁月与光阴?
     
        他微笑,然后挽我的手绕水而行。三言两语之后,彼此便层叠在轻暖的静寂里了。
        湖面上水波微澜,轻起了一波一波微明微暖的细小光晕。路侧的细柳随风轻轻舞动,水边的蒲草却更深浓地绿着,仿佛寻着某种停顿,以期琐细在这夏里,记得些什么。
        几日前,还有些寂寥的荷塘,眨眼间,竟是满目葱翠,青青葱葱,妖妖娆娆了,那些硕大而舒展的荷叶,柔情地撑起朵朵袅娜的荷花,这是夏之韵中最是经典的一笔了。荷韵依依,夏便也向着时光深处绵延铺展开来,那延展的方向,叫流年,叫光阴。
        就这么安静地行走,仿若水流千帆终归寂静,仿若岁月华年一一回放。是繁华过尽的宁彻,是喧哗之后的水静风平。
        原来,幸福就在你的掌心,就在平淡庸常的日子里。你挽起我的手便是接纳,你于檐下亮起的灯光便是等待,你于我日日平和的微笑便是细水流年里胜过梅兰竹菊的芬芳与丰足。只是从来都以仰望的姿态存在,不肯低眉暖目顺生而行。
        我日夜都盼望的静好与自由,却并不曾给予心念之间的沉实细暖。周遭太过寂静,它不过是介质,召唤我在无际的虚无深处,惊扰且泛滥了旧时的记忆。
        其实,我们都只是在尘世里行得久了的孩子,盼望于寂寂路途之上得以柳暗花明的温暖陪衬。而幻觉太过华美,是滟潋于时光里幻彩斑斓的泡沫。砰然,碎裂,也只在指边留下若有若无虚空的余味。是那丰美的幻觉,因太过华丽,也就注定虚无于尘世。
        而岁月耽美,时日静好。你可知,沉湎只承载着茫然空寂,奢念又太过虚无遥远。而此生悲喜情长都是宿命,你也唯有恬和清淡,清喜自在活在当下。
     
        六月,莲灿,六月的心情,也被这芬芳而澄澈浸染,让我们安好于这美丽绵润的光阴里吧,不负这一季美丽光阴和这光阴里的美好遇见。虽然,那无端由的小小落寞还偶尔光顾心田,但我会一如往昔地安静养护内心的安宁。有人说“看见阳光就微笑”。那么,看见花开呢?是不是也该让微笑绽成净妍的花朵呢?我想,你懂的。
        夏安,念你。